返回首页
最新动态
鸠摩罗什
佛教学苑
草堂春秋
旅 游
修身养性
陕西寺庙
慈善甘露
 
今天是:
  欢迎光临本站 !! 南无阿弥陀佛、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南无消灾延寿药师佛、南无大慈大悲、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
 
目前位置:首页——最新动态
怀念是最长情的告白 —-回忆我的大全叔即以身心净献佛教信仰的户县草堂寺释諦性方丈和我的点滴往事
发布时间:2019-10-8 出自:草堂寺佛教网 浏览154次

   2019年的10月3日20时19分,当得知草堂寺的释諦性方丈于当日清晨圆寂的消息后,我根本无法相信和接受这个突然的消息,因为9月12日中午我和我的同学解晓锋才去了一趟户县草堂寺专程看望了释諦性方丈,还当面聆听了他的教诲,这才过了有半个多月的时间呀!。
    不情愿接受是因为他不仅是草堂寺的大德方丈,他更是我从小到大这半个多世纪以来的大全叔、是我心中的一个亲人呀!;当我经过多方联系询问而确认了这个消息的真实性后,我的泪水一下子就夺眶而出,人也顺势地跌坐在了马路边的人行道沿上,我从小对我大全叔的(释諦性方丈)那一幕幕的记忆一下子就浮现在了我这落泪的眼帘……
    我的家和我舅家同在户县李伯村(李中、李南和李北三个小村组成),在我们村西头一百米左右的田间坐落着一个小小的寺庙,在我儿时的记忆里寺庙里主要有两个出家的僧人,一个我们叫四爷(即草堂寺的前任方丈宏林法师),另一个我们叫大全叔(即刚刚圆寂了的草堂寺的现任方丈释諦性)。
    由于我的外婆和我的妈妈都一直是这个寺庙里非常虔诚的佛教徒(居士),由于我尚在幼年,我的妈妈和我的外婆每到寺庙里诵经念佛或者是和我的四爷、大全叔还有其他居士应邀到方圆十多里的人家给其做法事诵经超度的时候都会尽量地抱着我,妈妈告诉我说,当尚且幼年的我看到黑夜里做着法事的火光冲天而大哭不止的时候,我的大全叔和我的四爷都会默默地走过来怀抱着我,用他们虔诚而入心的经语来哄着我安然地入睡,妈妈说这还真灵验,没有多会儿,幼小的我就似乎听懂了佛语禅心而善解人意地入睡了;大全叔和四爷还常常告诉我的妈妈和外婆说:晓明娃出生在农历的七月十五日,这天是木兰救母日,是佛家的中元节,你的这个儿子以后会是个大孝子的;这一说法在后来漫长的岁月里也逐步地得到了非常确切的验证。
    那个年月每遇到谁家农忙有事的时候,我大全叔和我四爷都尽可能地去给人家帮帮忙;遇到哪家粮食不够吃的时候,寺里也会尽可能地给接济一下,我的家就被接济过不止一次。
    由于受母亲和外婆的影响,我们家的孩子很小就相互仿效忌口,不吃肉不沾荤。后来,我的四爷和我大全叔就给我的妈妈说:娃们家还小,在长身体,需要营养,他们也没有正式出家,你不要在忌口这方面为难娃,让娃受可怜;信佛要信在心上,只要人心善良,只要娃娃不杀生,多行善事就是了;我也就是在这句话的影响下才慢慢地知道了肉是啥味了。
    时间一晃,到了1988年的8月,我从石家庄河北邮电院校毕业后被分配到了户县邮电局工作,1989年6月下旬我在设在航空部618所(位于户县太平口李家庄村)的户县邮电局邮电四所上班期间,一天下午,正在翻译电报的我突然间听见了一个非常熟悉的声音在叫着我—-晓明,我抬头一看,原来是我小时候的大全叔呀,叔侄俩人都很惊奇和激动,欢喜之间,我得知原来是1984年我大全叔和我四爷受户县人民政府的邀请住进了户县草堂寺内主持起了草堂寺的佛教事宜,那时草堂寺的通信业务归户县邮电局邮电四所管辖,草堂寺对外的往来电报、信函、印刷品、包裹和报纸又非常的多,这些主要都靠我大全叔一天步行二十里路往返于草堂寺和邮电所之间来办理,那天,大全叔正好是来我们邮电所领取由福建省一寺庙邮寄来的两包佛经小册子的;一天到晚,出门在外靠步行办事的大全叔总是随身挎着他那米黄色的大布包,一路风尘仆仆,独自行走如风,那天的大全叔也是太过惊喜了,大全叔说现在有我晓明娃在这邮电所上班,叔以后在邮电所办事这一块就方便省心的多了,叔一天要操心寺庙的里里外外、大大小小的事,一天步行跑邮电所来办事,来回二十里路不说,有时由于手续不齐全,还要白跑一趟。那时只有23岁的我高兴地给我大全叔说:叔,以后草堂寺通信这方面的事就不用你再辛苦和费心了,反正我一天上下班吃住黑白都在这邮电所里,我的自行车又骑得飞快,只要有了草堂寺的邮件我一下班就直接给你送过去,再把你要发的邮件带回邮电所给你发出去,我清楚地记得那时我大全叔的眼眶有些湿润了,叔说,有我晓明娃这几句话,叔就太高兴太放心了;刚来的这些年,草堂寺里里外外要操心的事太多太杂了,叔一天到晚都要靠腿跑,还经常跑不过来,叔和你四爷还一心想为草堂寺做些事,把草堂寺整理好、规划好、建设好,对得起菩萨、对得起信众、对得起咱县政府和上边各级政府的信任,这也是大全叔和你四爷当初出家皈依佛门的心愿呀!。
    那天下班后,我用我锃亮的永久牌邮电专用自行车驮着草堂寺的那两捆佛经小册子和我大全叔一路边说话边向草堂寺推去,大概四十分钟左右,我们就到了草堂寺,放好了那两捆佛经小册子后,大全叔把我领到了我四爷的方丈室,告诉了我四爷今天在邮电所里遇到了我的这一情况;记得我四爷当时显得非常的高兴和喜悦,给我大全叔说:晓明娃从小就和佛门有缘,娃出生的那天就是佛家的中元节,那天晚上,在大全叔和四爷的挽留和安排下,我们一起在草堂寺的斋房用过了斋饭,那天晚上我就在草堂寺里住了下来,第二天清晨,在草堂寺里听过居士们的诵经并用过早上的斋饭后,我骑上自行车返回了邮电所。从那天开始,我在户县邮电局邮电四所的工作期间,我用我的处子之心和虔诚的行动兑现了我的以上心愿和承诺,有时候,我晚上也就住在了草堂寺内。
    1990年的春节过后,我被调回了户县邮电局县局工作,于当年的十月中旬进入了户县邮电局的管理机关(单位人都知道的圆门里);而我对草堂寺邮电通信的迫切性、艰难程度和对佛门的感情从来都没有淡忘过;我和我的主管领导经过沟通后,我亲自把草堂寺附近的邮路排单点移设在了草堂寺院内,同时,我也加强了对这一段道邮递员工作责任心和工作质量的检查与考核。在我和户县邮电局几个相关部门的沟通、协调和努力下,1993年给草堂寺安装了其专用通信线路的电话;同年底,从深圳市回来的我给我大全叔和四爷捎回了一部价值800元雪白色的有效通话距离在200米范围内的子母型电话机,这极大地方便了大全叔、四爷和草堂寺对外佛教文化的交流与联络工作。
    大全叔和四爷初到草堂寺主持时,草堂寺院只有一座年久失修的观音大殿,而主持和生活的各种设施几乎没有,而上级政府又几乎没有什么拨款;好在那个时候的大全叔他也刚刚37岁左右,身体、精神和信念都处在他人生的最佳状态,他和我四爷分别到南方各地到处化缘;三十多年来,他用他们化缘来的善款逐步地建设和恢复了草堂寺历史上香火鼎盛时期应有的全部殿宇、建筑和基本的生活设施;为此,我大全叔他承受住了太多太多的压力,经历了一般人难以想象的艰难曲折,付出了自己毕生的心血,一天天地熬干了自己的身心,如今的草堂寺基本上实现了他和我四爷1984年10月19日初到草堂寺时,他们最终要把草堂寺规划和建设成一处弘扬佛法的道场、让更多的信众和心中充满苦悲与善念的人们都可以来这里诵经修行的佛家弟子的心愿与愿景。
    2010年3月6日,在我的努力下,我的高中同学解晓锋和我的大全叔(草堂寺的諦性方丈)及草堂寺结了缘,经过我和我同学解晓锋几天的辛苦努力以及与他所在的狮子会部分会员的积极联系与沟通,从当年3月12日的植树节开始,累积有100多人参加了给草堂寺新建藏经阁西南边的空地上栽植了一片当时价值4万元(每人捐善款300元)的白皮松树,取名曰【狮子会林】;同时,我们还动员组织了西安交通大学的部分同学捐资给草堂寺藏经阁旁栽植了10余株银杏树的活动;如今,9年时间过去了,这些栽植在草堂寺藏经阁旁的树木已经根深叶茂,由当初的小树苗长成了一颗颗郁郁葱葱的大树;对此,我大全叔很是高兴和称道,他说我这个从小和佛门结缘的娃给草堂寺做了一件大善事,草堂寺会记住你屈晓明、解晓锋和这100多名同学们的功德。
    2019年9月12日中午,我的高中同学解晓锋再一次陪同我专程去了一趟户县草堂寺,拜见了諦性方丈(我从小叫大全叔),同时,我还表达了我和我的家人给草堂寺的中秋节心意和问候,最后我们还特意去看了当年栽植的那片白皮松树和银杏树;那天,释諦性方丈(我的大全叔)也基本上认可和答应了我在草堂寺设立【西安屈晓明文化工作室】的心愿与做法;哪曾想这竟成了我和諦性方丈(我的大全叔)的最后一次见面、口示和心会,把这遗憾留在了天地之间,把那悲痛化在了我的心田;諦性方丈(我的大全叔)您驾乘莲花座去西方极乐世界,一路慢行吧!!!阿弥陀佛
—-佛家子孙、您的侄儿:西安屈晓明(诗人,老家陕西户县苍游乡李伯村人)

—-作者(与佛门结缘及经历人):西安屈晓明(诗人,老家陕西户县苍游乡李伯村人)
 
关闭窗口】 【打印本页】 【TOP
 
该网站在制作过程中,参考了部分来源于互联网的资料,
如果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相关权利或触及法律法规,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CopyRight©2005-2013 草堂寺佛教网 版权所有 管理登陆
www.caotangtemple.com 通用网址:草堂寺 陕ICP备11002154号 户宗场证字第01号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户县草堂寺
技术支持:西网互联